当前位置:主页 > 人类办公 >新北境之王!走近Kawhi Leonard,他或许一直都未曾 >

新北境之王!走近Kawhi Leonard,他或许一直都未曾

来源:人类办公 时间:2020-07-13 指数:146

新北境之王!走近Kawhi Leonard,他或许一直都未曾

Steve Fisher,这个男人一手打造了NCAA历史上最着名的大一新生阵容。

Chris Webber、Jalen Rose、Juwan Howard、Jimmy King、Ray Jackson——这就是着名的「密西根五虎」,他们的出现改变了无数顶级大学篮球教练的观念,球队阵容的改造以及对天才球员的追逐成了如今的一大主题。突然之间,大一新人扛起球队重任、率领校队争夺全国冠军不再是人们的一个幻想;学校一口气招募两位、三位乃至四位天才球员,向最终荣耀发起冲击也不再是天方夜谭。过去几年,肯塔基在这条道路上多次取得成功,而今年的杜克也走上相同的道路。

任职密西根期间,Fisher在招募Webber的过程中被爆出丑闻,最终遭到校方解僱。虽然结局不算光彩,但Fisher的名字已经和着名球探的身份紧紧结合在一起。离开密西根之后,Fisher接管了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的篮球事业。迫于现实的压力,曾经聚齐密西根五虎的壮举逐渐缩水,最终演变为全力招募一位身材瘦削、有着一双大手的前锋。这位前锋的名字,叫做Kawhi Leonard。

就读于加利福尼亚州河滨市马丁路德金高中期间,还是高三生的Leonard被外界视为「定位模糊的人」。放眼十年后的现在,NBA各支球队涌现了一大批属性相似的球员:能防多个位置,进攻端也无法侷限于某个固定角色。然而在十年前的当时,Leonard在他人眼里的定位非常尴尬:当侧翼球员吧,他不会运球;去内线肉搏吧,他的身材又太瘦弱了。即便他在高四这一年迎来爆发,获得加州篮球先生称号。但在各路媒体的评分中,Leonard仍然位居2009级新秀排行榜的50名之外。

纵使Leonard不被外界看好,Fisher早在一年前就相中前者,他希望能将Leonard招致麾下。

Fisher第一次见到Leonard,是在当地的AAU锦标赛上。谈及自己对Leonard的初印象,Fisher表示:「在其他人眼里,他或许只能甘当绿叶、做个副手。但无论是我自己还是圣地亚哥州立大学,我们都觉得这种定位也不算坏。」

早在Fisher见到Leonard之前,Fisher身边的几位助教就纷纷向其推销小伙子的防守多面性,当然他在进攻端的进步也非常明显。于是Fisher下定决心,对Leonard展开猛烈追求。毕竟Fisher心里很清楚,只要Leonard没有儘快宣布自己的去向,其他热门学校就会意识到,他是值得追求的一条大鱼。

于是学校决定到Leonard家里进行拜访。根据规定,大学招募团队在拜访高中生时,只能去一次学生的家里,所以这次谈话至关重要。Fisher此次拜访带了两位助教,布莱恩和哈特森,三名教练和Leonard及其母亲Kim Robertson进行长谈。Leonard的父亲Mark Leonard,在当年早些时候遭人谋杀,命丧康普顿的一家洗车场。

「他在谈话中非常专注。我注意到了这一点。我观察人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Fisher回忆当时的场景说道,「他经常和我有眼神交流。他不像别的孩子视线经常下垂。他会直直地看着你。你能很明显注意到,他在认真听,但是他说得不多。整个谈话都是他的母亲在说、在问。

「和陌生人在一起时,Kawhi非常害羞、防备心也很重,这跟他自己的说法非常吻合。通常情况下Leonard的回答很简短:是的,不先生,谢谢你,好的。他的话真的很少。我记得当我们结束了这次对话之后,我在回去的路上和布莱恩说『我们得不到他了。他连话都不说一句。』」

和往常一样,Fisher的助教在招募Leonard的过程中付出的努力要比总教练多得多。根据助教的说法,他们在交流的过程中更好地理解了Leonard的为人处世,明白了他想在大学得到怎样的经验与经历。

「我还记得Fisher教练一度以为我们得不到Leonard了,因为他全程都没说几句话。他就是坐在那里、听我们谈话、玩弄自己的大拇指,」如今已经是弗雷斯诺州立大学的总教练赫特森回忆道,「但是Kawhi心里在盘算。他听得很认真。我是这幺告诉教练的,『我们是唯一登门造访的球队。我们肯定会得到肯定的答覆的。』毕竟Leonard并不会让人随随便便来到他家里、和他进行对话。」

新北境之王!走近Kawhi Leonard,他或许一直都未曾

一直到前几年,Leonard都很少得到媒体的鼓吹。默默无闻的高中生以后能成为NBA前五人,这件事怎幺想都很奇怪。高中期间,Leonard透过努力在人才济济的校队脱颖而出、逐步成为头号球员。最终Leonard成为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的首要追求目标,不过他们只是一支不起眼的小球队,也没有像刚察加大学和克雷顿大学那样的神奇表现。最终Leonard成为2011年第15顺位的新秀——距离乐透区就差了一位,换句话说,没有哪支乐透球队想要把他当成球队救世主。实际上,选秀大会的当夜,圣安东尼奥马刺用George Hill换来Leonard时,马刺的希望只是能找到一位潜在的先发球员。至于他能成为今后球队的当家球星、帮助马刺争夺总冠军,最后接过Tim Duncan的衣钵?拜託,这些事还远远没边呢。

Leonard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马刺的训练馆、站在球队工作人员面前的。

「我还记得会面的场景,我会仔细观察球员的身体素质,Leonard的身体条件令人惊歎——他的身形、他的臂展、他的肩膀以及他手掌的大小,种种一切令人讚歎,」前马刺助教、如今的灰熊助教查德-福西尔回忆道。

凡是执教过Leonard的教练,都会给出类似的评价。今年7月,马刺将Leonard和Danny Green打包,从多伦多暴龙换来当家球星Demar DeRozan、Jakob Poeltl以及一个首轮选秀权。鉴于Leonard文静的天性以及相对短暂的篮球生涯(高三转学之前,Leonard主攻美式足球运动,常担任安全卫的角色,当然凭藉自己手大的优势,他在外接手的位置上也干得很出色),他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流露出讚歎的情绪。

但是他在场上的表现很难被人忽视。

「在我执教过的球员里,除了Chris Webber,他的手是我见过最大的,」Fisher说道,「如果他抓住了球,那幺其他人就别想着再抢回来。」

「所有人都表示Leonard的手非常大。但是只有你(亲眼)看过他的手,你才会由衷感叹,『挖靠』,」Leonard高中时期的助理教练、如今已升为总教练的杰夫-迪亚茨回忆道,「他会俯下身子,伸出手臂,『啪』地一下拍掉球,然后把球牢牢抓在手里。这是高中赛场上很少见到的场景。而对于一位17岁的年轻人来说,能有如此巨大的双手罩住篮球、轻鬆把球扔进框里,着实罕见。」

Leonard在场上表现稳定、不佔球权,场下更不会惹是生非,这样的球员简直是教练眼中的理想球员——最起码一年之前的他还是这样的人。2017-18赛季,NBA最令人捉摸不透的两齣肥皂剧,一个是费城76人的Markelle Fultz到底能不能打,另一个就是Leonard到底想干什幺。至于这两齣戏哪个更精彩,就全看各位球迷的评断了。遭受股四头肌伤病的Leonard,因为在诊断和治疗过程中和球队产生分歧,上赛季仅为马刺出战9场比赛,自己复出的时间更是一拖再拖。

考虑到Leonard不善言辞,这次分歧过程中,双方的交流多数是以「他说如何如何」、「他又说如何如何」开头。事实上,Gregg Popovich、Manu Ginobili以及Tony Parker等人都曾发表公开声明,表示球队想要搞清楚Leonard究竟什幺时候可以伤癒复出,而Leonard的团队除了偶尔通过匿名人士发表早已拟好的媒体通稿之外,在多数时间里都是一言不发的。Leonard的团队成员颇为複杂,其中既有他的叔叔Dennis Robertson、也有他那籍籍无名的经纪人米奇-弗兰克尔(这位老兄之前还跟自己的僱主闹翻过)、更有Leonard前几年的合伙人布莱恩-埃尔福斯,这群人性格迥异,加剧了整个闹剧的不确定性。不过直到现在,整场闹剧仍旧充满重重谜团,即便亲身经历过这个事件的人也说不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马刺迫不及待地想要朝前看(于是他们迅速敲定了这笔交易),而Leonard还不想这幺早敞开心扉、详细解释整件事情的始末,所以期待着真相大白的NBA球迷们,恐怕你们要多等一段时间了。然而暴龙却等不起,他们在交易来Leonard的时候就很清楚,明年夏天Leonard就会试水自由球员市场、此外他对重返南加州的意愿非常强烈。Leonard之前透过「逼宫」,如愿离开了圣安东尼奥,哪怕他会因此失去5年2.19亿美元超级顶薪合约的续约权利,他也在所不惜。据媒体报导,暴龙在续约Leonard方面,只能寄希望于他这一年在多伦多过得挺愉快、再有便是他们明年七月能比其他任何一支球队多给出5000万美元的薪水。然而一旦Leonard据理力争,表态称自己情愿在下一次进入自由球员市场时把这几年亏钱的薪水一口气挣回来,那幺暴龙手中的优势其实并不多。

虽然暴龙无需过多了解圣安东尼奥这场闹剧的始末,但是他们得儘快搞清楚与Leonard相处时的底线。此前Leonard从未因自己不愿倾听而遭人诟病,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你能轻易了解他的为人。

「我和他的关係算不上特别好,他从来没有跟我分享过类似自己想要进入NBA的梦想,」迪亚兹说道,「他真的是个不善言辞的孩子。一直以来我都坚持一个观点,你要尊重他人、允许他人做自己……我记得当时曾经对整支球队说过,『如果你想在训练前找人倾诉,你可以来我的办公室。我的大门永远向你们敞开,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个倾诉的环境。』Leonard第二天就来找我,『嘿,我能跟你说说话吗?』我回他,『当然可以啊。』我说完这话心里还颇为期待,也许他真的有认真听我说的话,也许他很感激我们能做这些事。但是他在谈话中从来没有流露出这种感情。通常情况下,我会在训练结束后会会队员们、他们还有没有什幺要说的,『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些被我忽视的细节?』这个时候Leonard肯定不是第一个站出来讲话的人。他只会认真听别人讲。他会把别人的建议认真执行到位。他的行为符合了优秀球员的标準。我和Kawhi共事的时候,和他并没有什幺刻骨铭心的回忆,电视剧里那些感人肺腑的场景更是想都不要想。」

没错,Leonard很安静,但他之前可从来没有和难以揣摩,无法接近这两个词联繫在一起过。在去年的闹剧之前,Leonard一直都是人们心目中最完美现代球星的代表:他从来不会试着去博人注目;他总是想方设法融入群体,而不是脱颖而出;在攻防两端他也总是竭尽全力。

当然,暴龙可以选择在接下来的一个赛季里精心呵护Leonard的感受,竭尽所能迎合他的喜好——有的人可能注意到了暴龙在前不久僱佣了杰里米-卡斯尔伯里。他是Leonard的密友,两人曾一起在AAU和圣迭戈州立大学打过球,卡斯尔伯里还在马刺担任过助教——但是Leonard之前可不像是需要球队如此优待的球员。

「他真的很好,不管你是天赋出众亦或是大学一级联盟的边缘球员,他都一视同仁。」Fisher说道。「他不怕别人对他说不,他不会因此对别人感到怨恨。你对他说:『Leonard,你不能那幺做。』你都不需要用什幺委婉地方式表达,他就会完全地接受这些具有建设性的批评(当然你必须用正确的方法向他表达你的想法)。」

「我是一个非常坦率的人,而他则是一个非常真诚的人,」赫特森说道。「我会让他做出回应,让他表达自己的认同。否则我们就会进行一次谈话,他是一个非常容易执教的球员。是的,他很安静,所以他不会进行一些无意义的谈话。他总是直奔主题。」

换句话说,这都与信任有关。

「我觉得,当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试着从他嘴里套话时,就会变成一件困难的事情,」赫特森说道。「他不喜欢浪费口舌。」

新北境之王!走近Kawhi Leonard,他或许一直都未曾

马文-利开始为自己的家乡组建一支AAU球队时,他还在为佩珀代因大学打球,那时的他还只有21岁。他建队的初衷是为了给自己的弟弟马基斯和其他邻里的孩子一个消磨业余时间的机会。利第一次见到Leonard打球,是在他回到家乡吹罚一场夏季联盟比赛时,Leonard那时只有15岁。儘管还只是一个未经雕琢的半成品,Leonard仍然可以自如的抓篮板,并完成两记漂亮的补扣。

利让他的弟弟和他的朋友们去找Leonard,得到的消息却是Leonard「甚至根本不怎幺像这样打篮球。」利没有放弃,而Leonard最终加入了利的球队:Team Eleate。

当得知Leonard被贴上无法解开的谜团这样一个标籤时,利大声地笑了起来。

「放轻鬆,放轻鬆,你只需要放轻鬆就好了。好好享受生活,顺其自然吧。」当被问到Leonard是怎样一个人时,利回答道。「他不是那种追名逐利,喜欢争这争那的人。他知道自己喜欢什幺,也知道如何去享受它,就是这样。他只是想像其他处于同一境地的人那样打球,只是想让自己处于最佳的位置,他只是想做个普通人罢了。」

这就说得非常清楚了:当Leonard认可週遭的环境,他就会是最优秀的队友。他不会发表任何言论,但他愿意与自己的教练们沟通,愿意与队友们嬉笑,愿意无私地打球。

Leonard的不少精彩比赛都不是因为得分而值得铭记。Leonard率队在高中联赛冠军战力爆冷击败一直保持不败的圣安娜梅特德伊高中的比赛中,他只得到了11分(但他抢到20个篮板)。在他2011年率领圣迭戈州立大学双延长击败天普大学带队第一次闯入甜蜜十六强的那场比赛中,他也仅仅得到16分而已。在最后三场比赛迎来爆发之前,Leonard在2014年的NBA总冠军赛的前两场比赛中得分也都没能上双。这是Leonard第一次在NBA真正地闪耀自己的光芒,他也得到FMVP奖盃。为他带来这座奖盃的不仅是他在进攻端的优秀表现,他在防守端对James的出色防守也是他获此殊荣的重要原因。

「他不会为了投篮进行多余的运球,」Fisher说道。「他不会强行出手。他绝不会说出诸如『我们已经领先20分了,我们肯定赢球了,所以让我多出手几次把分数刷到我的平均分吧』这样的话。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有很多小孩子都会去做这样的事,很多小孩子——可能Leonard也是如此——都很清楚自己已经得到了多少分。如果处于领先,那幺这些小孩就会试着在下个回合找到出手的机会。Leonard不会那样做,他会出手,但他大多数的出手都是非常合理的。他并不畏惧投篮,但他投篮的目的并不是出人头地。在顶尖球员中,这其实是非常少见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点发生一些改变。但鉴于邓肯退休,Parker和Ginobili老去,必须带领转型中的马刺前进的Leonard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在他保持健康的最后一个赛季,也就是2016-17赛季,Leonard在场上时的回合佔有率达到31.1%,这比DeRozan去年的使用率还要高。极高的投篮效率和在场上超强的存在感让Leonard最终在MVP的投票中位列第三。

在那个赛季以前,还有不少人认为Leonard的出色表现主要是得益于马刺的体系。他的防守和篮板一直都是那样的出色,而他粗糙的进攻技术正是他没有被名校招揽,没有在高顺位被选中的原因。

在进入NBA之后,打磨进攻技巧成为Leonard的首要任务。

「Leonard很让人钦佩的一点就是他是一个不知疲倦的工作者,」福西尔说道。「为了达到卓越,Leonard愿意做出巨大的牺牲,这一点你在第一次遇到他时就能看得出来。他不只是想要获得一个不错的NBA生涯或者成为一名不错的球员,他只想成为与众不同的球员,他时刻都在用这个目标鞭策自己。」

「我记得有一次体育馆的灯没有办法开启,」达彻补充道。「所以他从外面的更衣室里搬来了一盏灯,然后在一片黑暗中藉着一点微弱的光开始练习投篮。」

目睹了去年发生的闹剧,人们很容易就会遗忘让Leonard变得如此特别,成为现代NBA球星标杆的正是他低调的行事作风和超人的工作精神。

「他永远都不会成为那种会坐在那里并且对着一群人捶胸顿足的人。他不是这样的人,就这幺简单,」迪亚兹说道。「他会不断地压制你,不管做什幺事,他都是那样的冷酷。我做教练已经有25年的时间了,但不管是在高中还是在NBA的赛场上,带队支配对手都会让我感到兴奋。Leonard的防守非常出色,他能够防住最优秀的球员,从高中开始开始这幺做了。他会把你锁死,然后跑向球场的另一端继续完成自己的任务。这看起来就像是『好吧,除了这个我还能干啥呢?这就是我该做的事,对吧?』」

上个赛季的例行赛进行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尼克-纳斯感觉自己的创造力有些滞后。这与他主要负责的球队进攻轮换无关,暴龙的进攻依然是精英级别的。真正让Dwane Casey的首席助教感到无力的是关于球队进攻轮换的谈话。

除了本地媒体,《纽约时报》,ESPN和CBS体育(和许多其他媒体)都向纳斯询问过一个全联盟都非常好奇的问题:暴龙是如何在人员变化不大的情况下推翻球队之前成功过的战术体系实现转型的?要知道暴龙的三大核心已经在一起打了六个赛季的球了。纳斯总是想方设法给不同的记者提供不同的资讯,但是他最后实在是编不下去了。

结果这却成为了对纳斯的一次很好的锻鍊。首先,在凯西被解僱之后,纳斯取代了他的位置,而用稍有不同的方式表达同样的一条资讯一直都是NBA总教练面对媒体的主要责任。其次(当时他应该就可以想到),能够熟练地阐述球队的进攻体系将会让即将到来的球星更好地融入球队。

在Leonard被交易到暴龙之前,纳斯并不认识他,但纳斯对Leonard的印象与别人别无二致——Leonard是一个沉默的球员。而在讨厌他的人眼里,Leonard则是冷漠的。所以纳斯必须好好準备他的单方面演说。如果是这样的话,纳斯说他已经準备好和Leonard讲述「球队的进攻该如何运作,以及我来自何方,如何来到这里的历程了」。也许纳斯会一直说下去,直到这两个身处加拿大的爱荷华州人和加利福利亚人能够找到两人之间的共鸣。

「我感到有一点,我不知道紧张是不是一个合适的形容词,但是至少是会有一些不安的。」在7月份在多伦多第一次与Leonard会面之前,纳斯是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的。「你希望第一次会面可以留下好印象。这对球队来说无疑是非常重大的变化,你会希望这一切能够顺利。我知道Leonard是一个不怎幺……几乎不说话的人,我还设想过他一言不发的场景,如果真是那样,我该怎幺做呢?」

纳斯的担忧最终被证明是多余的。在回到自己的日常工作之前,纳斯问Leonard是否有什幺问题要问。Leonard提出了几个问题,纳斯设想的单方面演说最终成为了一场谈话。根据教练的回忆,这样积极的谈话氛围延续到了之后的电话交流以及在Leonard老家拉荷亚和洛杉矶的球场会面之中。据称Leonard在洛杉矶和三名暴龙教练,骑士前锋Cedi Osman和其他两名杰出的球员一起进行训练。

新北境之王!走近Kawhi Leonard,他或许一直都未曾

这对暴龙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迹象,他们会密切地关注球队与Leonard的关係。健康的Leonard一直都是MVP的有力竞争者,而他的合约也只有一年了,暴龙自然非常希望能够说服他留下。在目睹了Leonard和马刺的关係从完美演变为闹剧之后后,这看起来也成为一个艰鉅的任务。为了让Leonard舒适地待在球队中,暴龙必须搞清楚Leonard的想要什幺。想要搞清楚Leonard的想要什幺,就必须了解Leonard是怎幺样的一个人。

这会是2018-19赛季最值得关注的问题之一,也毫无疑问会是暴龙当前最为重要的一个问题,他们希望问题的答案不会太複杂。

「他应该成为你行为处事的榜样,」利说道。「你不应该一整天都在说个不停,不应该一直和别人谈论你的那些破事。」

「现在的人喜欢谈天说地,人们最近变得越来越浮躁了,以至于这都成为了很普遍的事情。他们的行为让一个正常人看起来有些不合群,但你应该做的依然是一个正常人。从生命的开始,我们就不用到处奔走说个不停。你不必像那样活跃,而那正是Leonard的处世方式。」

有人认为,不管暴龙和联盟下赛季发生了什幺样的变化,洛杉矶——不管是湖人还是快艇——将会成为Leonard的下一站。Leonard可能不会表露或者说出自己的倾向,但重返南加州看起来已经成为了一个既定的事实,因为那里一定会是最能他感到舒适的地方。在拉斯维加斯关于Leonard 2019-20赛季新东家的赔率榜单上,湖人排在第一位,不得不说这是个稳健的选择。

Fisher知道Leonard不是那种固执到无视别人建议的人,在Leonard的大一赛季结束后,他看起来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学校参加选秀了。Fisher要求他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并且询问他在NBA中的一些联络人得到一些关于Leonard的看法。儘管有少部分消息来源认为Leonard有可能有机会挤进首轮,大多数的消息都表明了Leonard会在第二轮被选中。于是Leonard选择留下。

「他会倾听你的建议,很多孩子是不会这样的,」Fisher说道。

想要试着去阅读Leonard脑海里的想法是一件很冒险的想法。Fisher在他第一次招募Leonard的时候试着这样去做过,但令他感到高兴的是,他最后发现这是一个错误的做法。

「他不会到处接受电视台的採访,他也不是那种能够随便想出笑话的人,」Fisher说道。「他是那种愿意为了自己的球队承受失败的人。我知道人们是怎幺评价他的,我不清楚他之后会怎幺做。他热爱南加州,但Leonard是那种不太说太多,但是愿意倾听,会去仔细观察的人。他会在周全的思考之后做出一个能让他感觉很好,对他自己最有利的决定。」

暴龙有10个月的时间来说服Leonard,让他相信多伦多才是他未知前路的真正目的地。


相关文章:

本月排行

头条推荐

  • 上任第一天‧亲民第一站‧茨厂街纳吉 上任第一天‧亲民第一站‧茨厂街纳吉
  • 上任第一天要干嘛?川普:退出 TPP 上任第一天要干嘛?川普:退出 TPP
  • 上任首年,特朗普创下了美国百年历史!(图) 上任首年,特朗普创下了美国百年历史!(图)
  • 上任首次主持治安会报韩国瑜:春节前后加强治安工作 上任首次主持治安会报韩国瑜:春节前后加强治安工作
  • 上传共享机车 WeMo Scooter 电影彩蛋车照 最大奖一个月免费 上传共享机车 WeMo Scooter 电影彩蛋车照 最大奖一个月免费
  • 上传圣诞全家福意外引注目 鲜少人知的超正「咖哩妹」曝光  上传圣诞全家福意外引注目 鲜少人知的超正「咖哩妹」曝光
  • 上传的照片和真实情况的差异:你拍照的时候应该也是这样假掰吧? 上传的照片和真实情况的差异:你拍照的时候应该也是这样假掰吧?
  • 上传肉骨茶贺开斋照片风波‧凯里:应对付性爱二人组 上传肉骨茶贺开斋照片风波‧凯里:应对付性爱二人组
  • 新型技节科技|知识乐园|早报精彩|网站地图 月博怡宝老虎机游戏网址_宝盈bbin客户端 巴黎人blr下载_bv韦德体育手机端下载 库博体育主页_金州娱乐app下载 腾耀2注册登录_众发娱乐会员登录下载 新濠天地视讯电子_ag旗舰厅推荐凯发送68 元宝娱乐优惠中心_大神娱乐app 体育平台送彩金_在线游戏app久赢 永信贵宾会app下载_真人平台苹果版app下载 金沙9170app下载_lovebet爱博体育下载ios 凯撒皇宫游戏网址_大卫娱乐下载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