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星空科技 >拒绝服从沉默,横眉冷对不义法律的检察官弗里兹.鲍尔 >

拒绝服从沉默,横眉冷对不义法律的检察官弗里兹.鲍尔

来源:星空科技 时间:2020-07-11 指数:909

拒绝服从沉默,横眉冷对不义法律的检察官弗里兹.鲍尔

德国这些年产出了两部与追讨纳粹罪行有关的电影,都以法兰克福总检察署为背景,也都与一位择善固执的法律人有关。一部是《大审判家》(Der Staat gegen Fritz Bauer,二○一五),另一部是《谎言迷宫》(Im Labyrinth des Schweigens,二○一四)。这两部电影在二战结束七十年后,再次探索了德国这一段阴暗的历史。这也显示了:不管过去多久,德国文化界仍不断与法西斯的历史残留缠斗着。

《大审判家》叙述德国战后对于纳粹战犯穷追不捨的法兰克福总检察长弗里兹.鲍尔(Fritz Bauer),如何在全国公务系统都试图掩盖或遗忘这段历史时,坚决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国家。《谎言迷宫》也叙述了当时法兰克福总检察署在鲍尔的领导下,如何在每个人都沉默、甚至欺骗时,坚持穿透如山的档案资料,撕开伤口表面的结痂,追求正义的落实。两部片探索的议题严肃,但绝不沉闷,也很好地重现了上世纪五○年代那种百废待兴、阴暗又徬徨的战后氛围。

鲍尔是在德国极为出名的检察官。二○一四年我去了法兰克福犹太博物馆,参观关于鲍尔生平的资料展「检察官鲍尔」(Fritz Bauer. Der Staatsanwalt),读到他努力要将纳粹战犯艾希曼(Adolf Eichmann)绳之以法,与德国及以色列情报单位多次书信往来的资料,对其嫉恶如仇、有所坚持的强烈法律人特质印象深刻,便开始蒐集资料,研究他的生平。

一般说来,检察官不像法官会吸引媒体及社会高度关注,但鲍尔是个例外,他对司法正义的追求、对大屠杀的研究、对转型正义的论述,甚至也成为学界注目的内容。鲍尔在早年就展现了他对于社会的热情。他一九○三年出生于斯图加特,与大哲学家黑格尔同乡,而且就读同一所中学,十七岁时加入社会民主党,中学毕业后到海德堡、慕尼黑、杜宾根等地研读法学以及神学,一九二七年取得海德堡大学法学博士学位,一九二四年及一九二八年通过两阶段国家司法考试,在威玛共和时期成为法官。一九三三年纳粹掌权后,他的政治立场及犹太出身,加上位居国家司法体系核心,成为纳粹最先清除的对象。他被逮捕及审查,最后纳粹通过的《重建职业公务员法》清除了政府中的犹太公务员,鲍尔亦不例外。

他于一九三八年时逃至丹麦,后来德军占领丹麦,他再逃至瑞典。流亡国外时他协助同样被纳粹赶到海外的社民党事务。战后回到德国重披法袍,一九四九年在布朗史威格(Braunschweig)法院担任庭长,后来转任检察官,一九五六年来到法兰克福的黑森邦总检察署,直到一九六八年过世为止,始终持续不懈地与犯下大屠杀罪行的战犯战斗。他曾写过他返回德国的动机:「我想要成为一个真正服务于法律正义、人性与和平的法律人,而不是只说些空话。」

他确实是这样的法律人。

战斗,是形容他一生司法工作最好的词。他战斗的对象不只是纳粹战犯,还包括整个司法体系,甚至整个政府。在第三帝国期间,几乎所有公务员都加入纳粹,不认同纳粹意识形态的人,也都被迫离开了公务体系,例如鲍尔本人。战后,虽然在纽伦堡大审中审判了战犯,可是那仅是代表性的几个人,在整个政府体系中仍残留着许多前纳粹党员,他们照常上班,照常掌管国家机器,彷彿在纳粹时期所做的一切都没发生过。战后初期的氛围是,没有人想追究兇手,因为兇手无所不在,没有人想面对历史,因为那实在太尴尬也太沉重。当时的政坛共识也是往未来看。一九四九年九月,联邦总理阿德诺就在政府声明中表示,「必须让过去成为过去。」(Vergangenes vergangen sein zu lassen)因此可以说,虽然纳粹主要战犯已被审判,但是许多当年发号施令的人,以及他们的共犯,都能全身而退,其他人也不愿再提起一九四五年前发生的一切。

鲍尔检察官的一生,都在和纳粹战犯、司法体系以及整个政府战斗。(Wikimedia Commons)

德国犹太事务中央委员会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最早控告德国政府必须赔偿集中营强迫劳动案件的集中营倖存者沃尔海姆(Norbert Wollheim),在晚年接受记者访问时,提及战后令人失望的气氛。他记得战后第一届德国国会被选出后,原来大家寄予重望,结果阿德诺的第一次政府声明,对于刚刚过去的德国纳粹历史只字不提,完全未悼念牺牲者,更不用说有任何实践转型正义的倡议。[1]

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德国不愿面对过去,掌握司法机关的人在战前战后基本上并无太大差别。一九五三年时的法官与检察官中,有超出六五%的比例曾于第三帝国任职;一九六四年时,德国联邦最高法院(BGH;Bundesgerichtshof)的法官中,有超过七成曾活跃于希特勒政府中的司法机关。为什幺有这幺高比例的法律人在战后的民主德国继续留任?曾在第三帝国担任军法官、后来成为巴登符腾堡邦邦总理的菲尔宾格(Hans Karl Filbinger)所说过的一句自我辩解,可以完美诠释当时的法律人心态:「当年合法的事情,今日不可能不合法。」(Was damals Recht war, kann heute nicht Unrecht sein.)换句话说,绝大多数法律人认为他们在帝国时期也只是在执行法律,他们当时的作为,是在当时法律架构下的正确作为,战后德国要溯及既往,追究他们曾被认为是正确的公务行为,这是不合理的,甚至是种政治清算。国会议员梅尔顿(Hans Merten)也在国会中致词表示,以正义之名对纳粹时期公务人员追溯,连司法的门外汉都知道这与正义无关,而是一种政治追杀、一种歧视、一种复仇。

在这种气氛下,可以想像鲍尔处在巨大的沉默迷宫里,他当然不愿意像阿德诺说的那幺简单让过去成为过去。他认为如果不处理过去的问题,未来必将重演。早在一九四四年于丹麦出版的专书《法庭上的战犯》(Krigsforbrydere for Domstolen,后以Die Kriegsverbrecher vor Gericht为名,隔年推出德文版),他就明确指出德国人民必须回到国际法中,思考德国曾经如何违背国际规範,记取教训,如此才能在未来避免不法再度发生,并捍卫人权。

他追讨纳粹战犯的工作虽然重要,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另一个在电影没有交代、关于纳粹的着名案件:雷默尔(Remer)案。

一九五一年五月三日,鲍尔任职的总检察署所在地布朗史威格,极右派政党社会主义帝国党(Sozialistische Reichspartei)的政客雷默尔(Otto Ernst Remer)在一个公开的竞选活动中,宣称一九四四年七月二十日发动暗杀希特勒最后失败的那些起义军官们──其中一位就是汤姆.克鲁斯在《行动代号:华尔奇丽雅》(Valkyrie)饰演过的史陶芬堡(Claus Schenk Graf von Stauffenberg)──为「叛国者」,未来没有人会愿意承认与那起暗杀事件有关。

雷默尔本人就是当年镇压暗杀行动的帝国军官,他的逻辑是,那些发动暗杀的军官们,都是对国家及对希特勒宣誓效忠过的,因此他们的不服从,就是背叛自己与国家订下的誓约,就是叛国。这番言论被媒体报导后引起轩然大波,当时的联邦内政部长雷尔(Robert Lehr)以及几位起义失败被处决者的家属立刻控告雷默尔,表示身为纳粹的抵抗者,被雷默尔的言论侮辱了。但是布朗史威格总检察署负责本案的检察官拒绝起诉雷默尔,最后在鲍尔介入之下,本案才成案。鲍尔当时为总检察长,认为这个案子有指标性意义,便亲自起诉雷默尔,在他努力之下,把一件原来是侮辱罪的简单案件,办成了在司法及政治史上改变历史的大案。

当时德国的法界认为暗杀行动实属非法,慕尼黑法院确实也曾做出判决,认为暗杀行动的参与者是叛国者。而牺牲者史陶芬堡的遗孀也因而不被允许以军官遗孀的身分领取先夫的退休俸。鲍尔希望能藉由这个案子纪念那些牺牲者、为抵抗纳粹者正名,并且釐清抵抗权及第三帝国的国家法律地位。

当时的刑法对于叛国行为的定义是:伤害自己国家的刻意行动。鲍尔的诉讼策略是,暗杀行动并非针对国家发动,暗杀是为了除去对国家伤害最大的希特勒,目的在促进国家利益,甚至是维持人性尊严与人权的必要手段,也是当时救国的行动。但反对者认为,公务员宣誓具有忠诚义务,对于法律制度不可因一己之见而轻易毁弃。正反两方各自找来当时德国最优秀的法学、伦理学、政治学,甚至神学专家,针对国家与公民关係、抵抗权的法律地位、公务员义务等问题进行激辩。当时交锋的内容,简直就是从不同角度釐清法治国家核心精神的丰富文本。[2]

天主教学者安格迈尔(Rupert Angermair)就论述,从天主教的德行神学看来,没有绝不可破除的誓约,尤其是参与暗杀行动的军官们当年立誓对象应是「德国人民的共同福祉」;至于叛国罪是否成立,他认为希特勒先背叛了共同福祉,那些暗杀行动参与者并未外通敌国,而是为了承担对人民的责任。安格迈尔说,倘若这些人持续支持希特勒,才是真正的叛国者──他的主张暗示了,那些服膺于不正当政权的人,才是真正的叛国者,也就是几乎所有第三帝国内的人民。

新教神学家伊万德(Hans-Joachim Iwand)与沃尔夫(Ernst Wolf)亦阐述从中世纪到当代的新教学说,支持暗杀行动是承担了「真正的、基督教精神的、以及政治的责任」。

最后鲍尔成功打赢了这场官司,他在审判过程中留下的这句名言,成为媒体焦点:「像第三帝国这样的不法国家,根本就不具有对它犯下叛国罪的资格。」(Ein Unrechtsstaat wie das Dritte Reich ist überhaupt nicht hochverratsfähig.)雷默尔被判刑三个月,之后逃亡并死于国外。此后,纳粹政体是一种「不法国家」,遂成为德国法学界的共识。而德国刑法对于叛国罪的规定,也强调只有背叛「合宪体制」(verfassungsmäßige Ordnung)时才构成罪名,因此只有自由民主的法治国,才是必须效忠的国家。

雷默尔在第三帝国时期,是镇压暗杀希特勒行动的帝国军官之一。一九五一年他在竞选活动中,公开宣称这些起义军官是叛国者,军官的家属立刻控告雷默尔侮辱。身为总检察长的鲍尔亲自起诉本案,藉此案釐清了抵抗权及第三帝国的国家法律地位。(Wikimedia Commons)

这个判决进一步探索了这个概念:倘若国家违宪,则起义公民不只不是叛国,还具有抵抗权(Widerstandsrecht)。鲍尔认为,当国家侵害人权及人性普遍价值时,公民有权抵抗以捍卫人性。他在《抵抗国家公权力》(Widerstand gegen die Staatsgewalt)一书中定义抵抗为「对于所有被非法侵害之人的急难救助,无论这些受害者国籍为何」。另外他也确定逃亡是一种抵抗权:「移出一个暴政国家,就是抵抗。」这个说法,相当程度上影响了今日德国社会对于来自中东寻求政治庇护者的思考。

一九五六年他来到法兰克福总检察署后,贯彻了他的抵抗权概念。鑒于德国司法机关不愿追拿艾希曼,他只好密通以色列情报机构,以缉捕艾希曼到案。在此,我想讨论他不惜私通外国、不惜国际社会知道德国纵容战犯,也要缉拿艾希曼的坚持,对德国有什幺意义。

鲍尔这种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坚持,其实是痛挖德国社会的伤口。他不顾同僚反对,追诉纳粹战犯,在政府体系里受到排斥、甚至威胁。他曾多次在访问中说:「我离开我办公室的时候,总觉得像踏入了外国。」「德国法院如同敌国。」「在司法体系中,我就像流亡者一样生活着。」他如同雅典的苏格拉底,是一只不停叮咬社会的牛虻,说着没有人喜欢听的谏言。也正因其不讨喜,他所属的社会民主党执政时,也不曾将他送进联邦宪法法院。

可是,正因他的坚持,德国在国际社会的道德高度上才不至于一败涂地。他代表的是德国战后青年质问上一代的愤怒与自省,那一代的青年,如同《谎言迷宫》里那位法兰克福总检察署的年轻检察官,对于集中营发生的一切原本毫无所知。他与其他战后第一代年轻人,在战时太小,未参加战争,被视为是清白的第一代,他们不知道纳粹罪行,很多人相信纳粹战犯在纽伦堡大审被判刑,正义因而得以被伸张;没有人愿意谈,只想掩盖,而国家、教育系统也绝口不提那段历史;执行那些命令的无数纳粹官僚们,依然潜逃国外或在德国正常生活、工作,彷彿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可是这种沉默的国家,永远不可能与其他受害国和解,德国人终究得穿越沉默与谎言的迷宫,将整个上一代人在战时犯下的不可思议的暴行暴露出来,以求得伤口能真正痊癒的机会。如果没有鲍尔的锲而不捨,很难想像日后德国可以与东欧国家和解,以及现任总理梅克尔在面对安倍晋三谈起德国历史时,可以那般真诚。

注释
[1] Richard Chaim Schneider, Wir sind da! Berlin 2000, S. 114.
[2] 可参阅哥廷根大学国际法研究所创所所长、也是纳粹政权抵抗者及受害者Herbert Kraus所撰Die im Braunschweiger Remer-Prozeß erstatteten moraltheologischen und historischen Gutachten nebst Urteil. Hamburg 1953。

相关文章:

本月排行

头条推荐

  • GoShare 台北正式登场!惊喜加码总价逾千万优惠 GoShare 台北正式登场!惊喜加码总价逾千万优惠
  • GoShare 要「Go 台北」了 !官方贴出广告自爆雷,下 GoShare 要「Go 台北」了 !官方贴出广告自爆雷,下
  • GOXD推出全新3D照片打印服务 GOXD推出全新3D照片打印服务
  • Goxip ─ 以图搜图搵衫买衫更加方便  TechOrz Goxip ─ 以图搜图搵衫买衫更加方便 TechOrz
  • GP GPXPB04、GPXPB05 行动电源电脑DI GP GPXPB04、GPXPB05 行动电源电脑DI
  • GP 芝柏表 为 Only Watch 慈善拍卖会 打造特别 GP 芝柏表 为 Only Watch 慈善拍卖会 打造特别
  • GPD P2 Max动手玩实测篇:迷你笔电也有高水準演出 GPD P2 Max动手玩实测篇:迷你笔电也有高水準演出
  • GPD P2 Max动手玩开箱篇:89吋超轻量笔电随身带着跑 GPD P2 Max动手玩开箱篇:89吋超轻量笔电随身带着跑
  • 新型技节科技|知识乐园|早报精彩|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